忍者ブログ
[1]  [2]  [3]  [4]  [5]  [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最近的国内外传媒都纷纷显露出使用集体心理学通过互联网大肆对人民洗脑的征兆,手段越发高,底线越发低,相当让人不安……

互联网已经不是2003年我刚出道(?)时的互联网了。这是一个话题至上真相浮云的年代,一个心理暗示满天飞舞的时代。明明一部烂片,利用正确的传媒策略竟能在数周内让人民真心地将其奉为经典;明明一首难听到死的口水歌,竟能在几天内达到全民传唱的程度;明明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改朝换代进行中/前所未有的环境和道德恶化/经济泡沫/外患满满),通过传媒竟能让多数人相信一派歌舞升平……

更可怕的是意识到这一点的人比之前还少。很多人还只停留在辨别“五毛”网评的阶段……但评价的那篇报道事实本身可能就已经数度歪曲;甚至,此事是否应当作为新闻出现,为何会被你看到,目的是什么……每个环节都是陷阱。

迎合,强化,操纵,洗脑。首先找到人性的弱点,人难以拒绝的诱惑,那些“罪”,然后告诉他们其他人也都是这样,不必担心,请任意放纵在这样的想法中,之后不断向其推送此类信息,形成人们强烈的思维定势。一旦形成,下一步自然就是毫不费力的洗脑和控制,受众就此成为传媒的奴隶。

手机时代让这种操纵变得更可怕,由于屏幕大小限制,一次展示的信息量小,从而给受众造成强烈的印象,非常适合定向心理操纵。这样说起来,从明天起把所有的消息推送都关掉好了。

没有人有力气有时间去证明所有的事实。就连看过一篇文章后真的去查维基百科的次数,一年中也寥寥可数。传媒的无良化,已经摧毁媒体的声誉,在乎真相者也会更少。大家看消息的目的渐渐变成单纯寻找饭后谈资。谈论的想法也都是受到催眠影响后做出的、媒体想要受众得出的结论。最终,人群将完全变成羊群,人人自以为有想法有个性、自以为赶上了思想最自由年代的羊群。


世界上的真相越发少了。以后,等小小A长大了,我该如何教他看穿?那时,世界上那么多诱惑,那么多承诺和安慰,他是否还会相信人生的残酷真相?那些世上只有父母才会说出的,逆耳的忠言?
这个物质至上的时代,为了让孩子们掏钱消费,是不惜教唆他们反抗父母和学校,毁掉自己的健康和人生幸福的。除了家人外,我已经完全不相信会有人真的在乎我孩子的死活。我们的教育,是他唯一的防线了。而学如逆水行舟,想起来就觉得未来危机四伏。

有了孩子以后强大了很多,但还远不能自称最坚强的母亲。不过,在小小A长大到真正要去面对世界的时候,我相信我会准备好。人生最大的事业,就是教会他在这个危险的世界里强悍地活下去,快乐下去。

PR
一转眼新工作已经半年。也有想爆发的时候,但多数时间都可忍受。这里声称是外企,实际是典型的华人街风格私企,你懂的,重要的是有一群可以嘻嘻哈哈的心无芥蒂的同事。

有空的时候,很想写写这帮孩子,写写北京海归的生活状态。这帮孩子目前生活优裕,但背景又没有大到可以进国企央企投行五百强,压力大多来自对未来的担忧和与周围人群的比较。然而他们在这个过程中的纠结和困惑,又不能那么简单粗暴地评判。

大家背景很相似。我现在可以完全理解大部分出国人群选择留在海外和回国的原因。然而我自己,仍然好像不属于任何一个群体。归属功能,从生下来就坏掉了。

硬要混在北京的话,应该也混得下去。
然而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一个典型的北京白领,做着和其他人一样的事情走着一样的道路了。一天失去一点自我。我的生活中已经没有音乐,没有文学和电影,想象力彻底麻木。那样的我还剩下什么呢?

------------------------------
最近一直梦想在某大城市外围的田野里开一家观星酒店。如果能拿得到风投的话……(做梦)
全职去看流星雨什么的,对这个岁数的人来说。是不是太过浪漫了呢。
但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如果靠这个吃饭的话,那就完全彻底地没有睡觉的时间了!
一年过去了我终于接受了北京。这是怎样的长反射弧呢。
虽然依旧是不能久留。很怕要在这里过一辈子。房子不给买,也大约买不起。生活长远上的担心,也都隐隐地留在脑后。
但至少现在一切安稳。中年危机什么的,过几年再说吧。

工作这一带(CBD?)的感觉和中关村-北大-五道口的确是截然不同的(高富帅和屌丝之争吧)。同事都神奇地来自很高端的背景,但又很好相处,感觉算是比较直线单纯。果然和投资经理的圈子大不一样呢。因为不加班也不用跑会议和拜客户,所以目前很欢乐。没有什么数理上的工作内容,也果然不如每天出去与人神侃的工作学东西快,不过现在的人生阶段不同了呢(自劝)。
也终于摸清了找工作的终极指导思想。结论是人生果然不公平,在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地点出现,可以节省若干年的辛苦。是规划,也是机缘。人算不如天算,也是有的。

前几天智利那边的公司老总突然说想让我去上海分公司组建团队,受宠若惊,可惜上海去不了。
回国以后,总觉得很多事都发生太早或太晚或者太远。运气这种东西⋯⋯

========
小小A最近终于开始讲话了。很可爱。口头禅是爸爸。不管说什么后面都加上“爸爸”。

小年去参加幼儿园的活动,再次确认这孩子真的太喜欢音乐了,一听到就超级集中,站在电脑边上死死盯着看哪首歌出现,又很会跳舞,模仿老师也很像了。然后是特别喜欢听故事。对别的事情(主要是各种手工),都不大感兴趣的样子。不过特别喜欢看妈妈写的毛笔字,一直要求着让我把当天所有的红纸都写完了。
喜欢音乐,书本和文字,很符合家风呢。欣慰。

Minnie那天问到了小小A名字的来源。Arturo来自Arcturus,是一颗星星,中国叫做大角星,是北天球第二亮星(第一是天狼星Sirius,第三则是织女星Vega)。百度百科说在中国占星术里是帝王星,是东方青龙的角,但取名的时候可没有想到如此高端大气,只是因为爸爸喜欢亚瑟王而已(也是王啊)。










====
强推:Silver Lining Playbook 乌云背后的幸福线

虽然是好莱坞制作,却时常有在看阿根廷残酷温情喜泪Drama的错觉。好莱坞这些年的思想层次真的升华了呢(?)
它的亮点是原创性,角色和故事奇异的同时却又实实在在做到了剧情片该有的真实感人,和浪漫喜剧的泪中微笑。就算是出于好奇心,也去围观一下吧。

演员阵容也对胃口。Bradley Cooper是我早在《Hangover》出来时就看上了的男人。屌丝,痴汉,花花公子,高大上,演什么都像,十分有前途。同样前程似锦的Jennifer Lawrence,饥饿游戏中的小女汉子,在本片中也表现出色。
哦,还有罗伯特德尼罗神。看过几部,终于理解了好莱坞对德尼罗的顶礼膜拜。就算是烂片,老爷子单手也能给撑起来。

====
可围观:夏洛克3。

定义:夏1和夏2是原著的官方同人,夏3是夏1和夏2的官方同人。(喂)

过火了吧,尤其是第二集,卖萌过度,表白过度(这么重的词说出口一次观众就明白意思了别让傲娇的名侦探连续表白半个小时好吧),严重暴露了作者的同人男花痴本性。没办法,常在河边走,早晚有这么一天。有点可惜了课本级的高超故事架构。倒完全可以理解作者对福君的drama queen设定从何而来,也同样可以理解本季的要点便是挖名侦探的童年阴影之类JUMP漫画段位的招数。不过,现在就出最终绝招,你们还打算拍下一季么⋯⋯

再话说作者当初的剧透等同放P:(1)信誓旦旦说过莫利亚提死透了,结果第三集结尾出了复活预告(2)信誓旦旦说过不会让华生结婚,Mary不会出场,结果还是出了。

Mary的设定很有讲究。有一点同人女属性,外表温柔内心强悍的高智商女汉子。听起来离谱,然而很奇妙地相当符合原著(记忆中原著的Mary在那个年代算是良家女子中的豪杰了),并且可能是唯一一种可能被同人女们接受的设定。

女汉子与卷福君各种互相吹捧互相撮合。好像是第一集,有个地方福君不知什么事醋上了,Mary就把他的肩膀一拍,忍笑道:“算了吧哥,反正咱俩都不是John的第一次啦”⋯⋯ 感觉各种神奇。


几乎同时看了霍比特人2。发觉卷福君客串了恶龙Smaug的配音,调戏华生扮演的Bilbo之后,顿时无语⋯⋯好莱坞和BBC,竟然可以为了打造一个配对,而跨境联手搞穿越⋯⋯社会真的进步了呢。
不过让你们这么一整,结合巨犬那一集,现在有了SM的感觉了汗⋯⋯

因为这,也才发现原来卷福君是声优出身。

====
期待已久的《华尔街之狼》。

万万没想到尺度竟然如此之大。各种黄赌毒无底线。要在国内上映,估计要剪个半小时吧。
因为之前看了一点评论,所以抱着看喜剧片的心态去参观了。很欢乐。DiCaprio都全裸豁出去了呢不欢乐怎行。
至于情节,太阳底下无新事,股票经纪的工作原理说到底跟电话销售没两样,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谁也都知道酒池肉林长久不得,无奈有些人就是为穷折腾而生的,对吧。技巧是没得说,近3个小时一晃而过,一气呵成,不容易。

真正的华尔街有这么夸张么?著名金融纪录片《Inside Job》里面证实,金融危机以前的华尔街的确有几分如此,比如公司报销青楼的发票,和coke泛滥之类的。然而危机后已经大不如前了。
不过美国地产俨然已经又一次欣欣向荣了,距离华尔街人士回归酒池肉林的欢乐时光和全球经济再次萧条,恐怕也并非遥不可及。

百度的那谁,还有华为的那谁,你们看这才是真正的狼性企业文化。吓尿没有呀?年会敢不敢搞搞酒池肉林?要不年终奖发点白粉?笑。
要不要做狼,最终还是各人的自由选择。强扭不来的,怎么培训激励恐吓也没用,最多把人吓跑了。而且真正的社会上,生来就有如此狼性的人类已经很少了,可遇不可求。就算有这样的人,大部分也只是作为一个人生阶段。所以大部分企业,还是先研究如何激发过小日子的普通人工作中的火花吧。










新工作1月开张。
本来完全不想干全职了,找了各种的自由业,过了多姿多彩的一个半月:翻译,编商业计划书,教培训班,教小伙伴汉语,俨然可以这样过一辈子⋯⋯但在家里每日耳边都是全方位立体化的长吁短叹长腔短板,我终于人品爆发了。说话这人是我辞职时最有力的支持者,但过后一想起我处于失业状态,立马就对我辞职的决定进行日复一日的分析与批判。
“反正你连带孩子也不如我不如赶紧出去在家里闲着不光你没脸见人我们也一样”大概是这样的逻辑吧。
连当娘都被活活下岗了。怪不得这货干别的也没人要啊。
回到前半辈子了:为了让别人扬眉吐气而活的那半辈子。连带着自己的孩子,都要活在这种阴影下了。
更可悲的是,在冷暴力轰炸下身心全面崩溃,拼死挣扎找到了这个工之后,当事人们在我带点炫耀地讲了工作地点内容和工资以后,居然连点扬眉吐气的感觉都没有。“回国就上这个多好,多挣一年。早干什么去了”。
这辈子都没吃过那么多中药,都白吃了呢。

一年了,终于明白了我对北京的恨是不公平的。对不起北京。
如果我只是一个会说中文的外国人,没有家庭没有约束的在这里,一定过的很好。
问题不是城市,不是国家,而是自己与生俱来的枷锁。


=====

看了小小A小时候的日志,哭了。觉得人生失败到底。离开这些年建立起来的那个自我,不过是虚幻。我所有的内在,所有的想法,都是别人的,或者都是别人一个呼吸就可全盘推翻的。我就是一个被制造出来让别人感觉良好的人壳子,人生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之外的所有人高兴。我自己想要什么算个屁。哦,不,我从来也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都是被输入进来的指令吧。

写完上面发现与夜凉台词神同步⋯⋯如果连写代入同人时的心情都找回来了,我真他妈的是被打回原型了吧。彻底的。一夜回到解放前。

当有一天我躺着失眠,想着如果自己当初按照设计回国,按照设计嫁那个家里力推的两家爹娘能凑一桌麻将的高富帅,去大连(内定人士所在地)找个贴金的工作一干到底,直接把别人想要的催眠成自己想要的,如今的精神和物质状态将会如何。
一分钟后,我打了自己一嘴巴子:你这些年的经历,都给狗吃了么?你这么些年玩命的寻找自我,你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identity,怎么忘得那么容易呢?

我对不起我的小家伙。我的小家伙以为妈妈是如何的伟大如何的可以保护他,结果他所看到的,只是一个没有心,没有精神力的废人。我也对不起大A。现在的我,不是你爱的那个外柔内刚有想法有爆发力的女人了。我的spirit已经全部给吃掉了。

我不要就这样毁掉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必须要改变。必须。
孩子,我知道这几个月委屈你,但从现在开始,妈妈要再次英勇起来了。
看我的。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カテゴリー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12/07 Wayi]
[11/04 eversleep]
[11/04 eversleep]
[11/01 Wayi]
[03/24 ever]
最新記事
(08/25)
(07/01)
(01/29)
(01/11)
(12/15)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Eversleep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最古記事
(01/25)
(01/27)
(02/03)
(02/16)
(03/02)
Template by Crow's nest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