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1]  [2]  [3]  [4]  [5]  [6]  [7]  [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现在的世道怎么了?
十年前搞同人是网络地下活动来的,大家都不大好意思,如今都可以大摇大摆的拍出来上BBC么。当年留在行里混就好了,没想到居然形成一项朝阳产业⋯⋯

精彩在于人际关系的精准定位,也在于与原著的无缝贴合。各种同性异性暧昧擦边的小火花从不走火越界,从不喧宾夺主。与当下某些便宜卖萌的东西相比,不知高出多少个天地。
应该说是我这十年内看到的最精彩的同人吧。不愧是Dr Who的作者们,也不愧是福尔摩斯原著的死忠们。罗伯特唐尼的钢铁侠上身版本福君当即就渺小了。本作的成功,与Avengers的成功一样,靠的都是作者的真爱。

万能的市场啊。能挖掘到人类(女?)最复杂隐秘的快感并充分地加以开发。

那么Brainy is the new sexy.  嗯,本该如此。米国式读书无用论该走下历史舞台啦。已经忍了很多年了。
我是觉得卷福君很性感啦⋯⋯说实在的,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一个让我觉得那么性感的三次元男星了,很满足。他在星际迷航新片中所演的反角也很有感觉。为什么会觉得性感呢,明明长得非常不好看,身材也就那样,又明明是脑子发达过度连性倾向都浮云了,又明明是不解风情的老处男(描述下来竟然就很像大爆炸里的Sheldon!宇宙超级不性感的Sheldon!)⋯⋯哪里搞错了么?
华生是因为演了霍比特人的关系,看到就想笑,第一季看完了以后才适应了严肃版。是很耐看的一位先生。

顺便说,霍比特人原著其实是个很好玩的故事,硬生生要给拍成奇幻史诗,反而整夹生了⋯⋯市场的确是万能的,福尔摩斯同人的不断成功便是佐证(喂),但要把握商机,一定要真正的了解市场,了解大众,和真正的了解自己的产品(作品)。否则呢,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PR
见到了小筠。年轻得滴水的姑娘。真好。
和年轻自己十岁的姑娘一起推着儿子在北大踩草坪的感觉实在是⋯⋯
对不起没有特别有深意的对话。我的深意在小小A出现的一年半以前就喂给流浪宇宙生物了。

啊我好喜欢流浪宇宙生物之类的词。

====
昨晚又回了老家,送小小A回去,然后和大A一起去丽江开会。
希望在丽江可以重新找找两个人时的感觉呢。旅行,音乐,偶遇,酒,之类的不复存在的生活部分。那曾是我们会在一起的缘由。现在我们每天围着小小A打转,独处的时候大部分都在探讨未来的去向(总之大约是“Out of here ASAP”之类的话),顺便对世界的这四分之一的种种异状吐槽。
有小朋友之后很容易迷失作为情侣的意义。尤其在他们太小还不能随便就打发走上个兴趣班的时候。

小小A一岁半。我第一次想要重新谈恋爱。
(和同一个人啦,喂。)

====
感情很复杂。看了几家幼儿园,都不是很完美,狠下心可以送得去,但估计是要牵肠挂肚。
但不送走的话,事业怎么办。另一半收入怎么办。
大A并不理解我的牵肠挂肚。
申请了很多工作居然就再没有结果了。明明是五月啊。年初明明都接了面试的。我做错什么了吗。
抓墙。痛苦。
我知道没有理由把一切过错都推到这个我已经完全不爱了的城市上。但我可以推一点点么,至少推掉一点可以么?
很久没有这么无力过。

要振作起来啊。

====

很想做个公益组织。
。。。来推广“育儿要趁早”。。。
这是亲身经验和很多友人的血泪教训。

我们这代人大部分都推迟养育小孩的时间,因为没好工作,没物质条件,因为怕自己不够成熟,做不好榜样,以此类推。我也这么认为过(还写过那种愚蠢的日志⋯⋯)
但小小A颠覆了我的看法:

小朋友不需要大房子,不需要好车,甚至也不需要天才和善于教育的父母。
他们只需要吃饱饱(不用吃高档名牌),细心的照顾(不用请保姆),和爸爸妈妈无条件的爱。
成人眼中的艰苦在他们都是快乐,只要他们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被他们关注和疼爱。
他们也不在乎爸爸妈妈犯错:你真诚的认错只会让他们当你是朋友。
既然如此为何不让孩子和你一起创业,一起成长。

我真心同意在小孩小的时候,父母的爱是无法替代的,所以夫妻中一方(最好是妈妈)的事业要作出一些牺牲——这会让养育小朋友的任务从经济上更加艰巨。不过,对很多人来说,如果扪心自问,他们会知道自己经济上其实是可以养得起小孩的。不过只是自己需要享用更少的资源而已。
那会很苦的。我知道。我还在经历这个过程。可是,三十岁以下的你,咬咬牙坚持大概也就过来了;等你拥有了“一切”以后:有房有车,功成名就时,你非常有可能已经35-40岁了,以你的身体条件精神状态和工作忙碌程度,你还有力气再养一个小孩么?如果你去参观幼儿园,很少会发现30岁以上的幼儿园老师。为什么?因为“带不动”。30岁以后人的体力和精神力会逐步下降,很难精神满满地跟小孩一起去疯了。

不过这一切,大概只有养过小孩之后,才能真正理解吧。

是一个中二得让成年人不好意思开口的词。
但我也厚着脸皮说了。

我从不觉得自己有足够的意志力做一个自由职业者。已经当不成宅女了。怀念有自信的日子,怀念成就感,怀念同事,怀念结伴去喝咖啡,怀念去有小孩的朋友家play group。但谁知道呢,有了孩子以后,虽然自信指数还是一样低,意志力可是大幅的提升了。
我只要想这是为了小小A就能忍受一切吧。也只能逼自己这么想。
⋯⋯不过6月的CFA也肯定是考不出的TT-TT

我知道我这一生都是要与自我怀疑战斗的。所以清楚得很,我需要全职工作,而且不是闲职,是可以让我去拼的那种。不是为了什么奶粉钱,而是为了让自己的ego存活下去。
所以留守,于我其实是比出去赚钱更需要勇气的决定。留守是因为不想把小小A最重要的开始留给别人去塑造(大概永远都不会信任保姆吧),也不想失去我们如此习惯的自由家庭生活——只我们三个,过自己想要的日子,不去管别人的想法。(经过在智利生孩子时受的折磨,让娘亲来带孩子坚决No No)
爱,比什么都重要。

现在决定留守一年。明年年底再出山。握拳。

书写得挺欢的(一孤独就这样)。已经改得跟发出来的那小段完全不同了。不想在网上发了,因为严肃地想要试着把它卖出去(不许笑)。如果我是英语国家的文科生,大约就卖得成(剧情挺好的),问题是⋯⋯

====
这里应该不大会有能被我下面要说的话雷到的人。如果谁被雷了,对不起,我只是太想说。

其实我回国不开心。
其实我回国是为了A爸的事业,为了小小A的中文,和为了看有否可能为父母解决养老。若只是出自私心,我宁愿不再踏回这国土。
至今不理解乡情,不理解落叶归根。父母是我唯一可以想念的。我的脑子,大概是哪部分坏掉了吧。

也许是心理作用,是前半生的阴影。在国内做事,就觉得自己没用,笨,反应慢,被欺负。在国外做事,就信心满满,就有的是办法,越难越向前。在国内,总觉得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有人评点着。在国外就为所欲为,也总被夸奖着。
这正负面的能量,怎能表现得这么明显。
也许在国外的时候对自己的要求就降低了吧,笑,因为在国外,做成点什么都觉得自己了不起。在国内则都是理所应当的,一件事处理不当,马上就负面了。
或者也许,是因为在国内,我这个本土人士就要对家里一切负责。因为关系到老公和孩子,所以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么?
⋯⋯又或者我只是习惯了自由。习惯了信任。习惯了直线思维。习惯了不去拿自己的短处比人的长。

⋯⋯又或者我只是个混蛋逃避主义者,只有在暴露不出自己懦弱无用的真相的地方才能生存么?


我不知道。只是无法控制地怀念智利,怀念那个其实不怎么发达但令人放心的地儿(哦,地震什么的,不算⋯⋯但是人家的楼不会塌的),怀念小燕和她老公,G,VJ,玛雅和孩子们。其实也怀念英国。甚至也怀念连生活都没怎么生活过的西班牙。因为都是安心的,容人喘息的地方。一切物质条件,都在其次。
淡定不来呢,怎么办。


我要去抱抱小小A。充充电,才好睡吧。
果然,感情复杂了。
一回国就感觉仿佛被浑身捆紧不得松弛,是为什么呢。

找工作,面工作。一边面一边纠结小小A要怎么办。上班?幼儿园3岁以下不收,方圆百公里内没像样的托儿所,请阿姨不放心;不上班?没奶粉钱;娘亲来北京带孩子?⋯⋯一大片心理阴影⋯⋯
就想不如我不干了算了,大不了在家白天带小孩晚上CFA,熬到上幼儿园再出山。可是海淀这地方,一个人真没法带孩子,就算不上班也难。出门是大问题。一个人得给家里买东西吧?坐地铁费劲,电梯口太少,尤其是转到一号二号线,根本没有电梯,连滚梯都没,要活活的抬着。大部分商场超市也一样,哪都是楼梯⋯⋯再不必说外面坑坑洼洼的人行路,满地的汽车尾气,散个步好生烦心。过个马路,人行横道红绿灯变得这一个快啊,推个小孩紧张死你。要去哪个公园散个步,都是半个多小时的距离(好吧,起码我可以去北大)。最重要的是这绵延千里的污染云啊。谁想到的拿“霾”这个词代表空气污染⋯⋯
只有一个办法:别出门,在家宅着,东西上网买。那我估计我和小小A两个撑不过一个月都得崩溃。我现在,就已经处于崩溃边缘了。

在没有小孩的人听来,这都是小极了的事情,但就是这一件件小事给你的压力让你无法喘息。现在我十分后悔当初对国内同龄人的腹诽,觉得为什么不生,既然生了为什么受不了带孩子的辛苦,一定要交给老人。现在完全的彻底的120%的理解了。我还没找到工作就崩溃了,两口子都全职工作的人家怎么办啊。中国的父母好可怜!中国的祖父母更可怜!大家都太辛苦了!国内带孩子怎么会这么累!杀了我吧!
原本想在国内生小小A妹的,这还生什么劲啊。我可不想小A妹从小受这个辛苦。

自从回国以来,北京和老家加在一块,看到街头的婴儿车不超过10辆。推孩子的是父母的不超过3个!小朋友们连外面的景色都看不到,也好可怜啊。

脾气变得很坏。压力很大。胸口很堵。我就知道“回国”的过程并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虽说是过哪河脱哪鞋吧,但作为母亲,生活质量的差距与智利实在太太大了。智利也不过是90年代才改革开放的暴发户而已嘛!基础设施怎么能差这么多啊。我们的加拿大朋友一家对智利儿童相关的基础设施就已经不能忍了,我就说,你们到中国来看看⋯⋯起码智利还有那么温暖那么萌的托儿所啊。

最重要的,大约是那种永久性的不安全感吧?从小到大,总觉得不知哪天要被人欺负的不安全感。也许只是我个人心理阴影,但无论做点什么,从paperwork到出门买菜,总觉得大家都太心急,要逼着你迅速作出好多决定,不容喘息似的。英国和智利都是特别容人喘息的地方,我果然,已经被宠坏了吧。真的,不彪悍的话,还是中国人么。

回来之前,我和A爸商量好了,我们要淡定,要不受大环境的影响。象在智利那时一样,虽然社会大环境不如英国,但我们可以建立一个适合自己的小圈子,只在我们喜欢的地方舒舒服服地呆着,只跟我们喜欢的人在一起。但回来以后,果然是说来容易做来难啊。虽然知道北京有很多更美好的地方,但因为带孩子去不了,A爸的同事都没有小家伙,很难理解我们的生活方式,至今也很少互动。我现在,是死死地被困在北大周边——哦,不,是北大公寓楼里面了。

连班还没上就这么累,以后怎么办啊。


-----
吐了很久的槽。其实我自己从不是如此挑剔环境的,只是有了小小A,担心的东西就多一些。交通和空气就够头疼了,食品产品安全什么的,上医院看病什么的,我还没敢想呢,扶额。

说到小小A,三天前已经正式学会走路了,依旧非常生猛和欢乐。只是脾气越发厉害,该管教了。
一看到他,就觉得果然不管怎样的难关都可以过。算什么呢,大不了,妈妈的职业生涯不要了就是了。妈妈本来就不希罕什么破金融的,对吧?
回家的确会令人软弱。两周过去,吃吃喝喝弹弹琴写写字看看窗外的雪,已然觉得不再有力气出门闯荡独撑门户。我想要定居。想要一座不太大的温暖的房子,不太挣钱但也不大累心的工⋯⋯with no alarms and no surprises.

去了两趟北京。北大还是十年前那个样子,在考生合租的地下室写《金甲之城》的时候的样子。三角地啊,百年讲堂啊,记得的食堂啊,都是。不过黄叶变作白雪罢了。研究院对某外国专家照顾有加,令这些年习惯了孤军奋战的我们好生感动。
学校给的房子很新的,小了点,不过月租也便宜。我也真没有力气再跑出去猎房子了。下周去报到,再看周围生活是否方便。
真是跑累了。

小小A继续到处去偷心。大约我是看习惯了,不觉得有如何的英俊,但必须承认这家伙的人生态度实在是太积极太欢乐。那是一种带传染性的欢乐,连走在路上都能瞬间点亮路人的脸。
超喜欢弹钢琴。虽然一岁的小家伙自然谈不上什么指法,但每天也一定要跑来敲个几遍,哈哈笑一番。喜欢看书,但大书小书都一定要自己翻。还不会说爸爸妈妈以外的话,但基本上可以用手语(?)交流,笑。

很懒得找工作。便在家懒散着带孩子,写楼下那本没名字的书。现在已经确定是英文十万字型号的长篇了。完成度大约六到七分之一的样子。照现在的进度,至少要再写一年吧。现在写英文比中文快,大约因为词汇量也就那些,没甚斟词酌句的余地(⋯⋯)也不知道写出来想干什么,这种文笔,估计Amazon上卖不出去的吧。不过是每次改变生活时都要周期性发作的逃避症。去英国之前的时候,去智利之前的时候,还有现在。
写文也是件让人软弱的事。人若是非得直面自个的心,非得承认那些大大小小的生活冲击留下的疼痛,就格外害怕更多的挫折了。不过好在,人到三十,就知道怕也没用,硬着头皮冲过去总死不了人的,该做的事情也总归做得成。


过了这么多年再回国,果然有他们说的反向文化冲突(reverse culture shock)了。听到有人随地吐痰,看到人家车后贴的“日本人与狗XXXX”的标语,去买东西时被人能骗就骗,也会寒毛一竖。人们的日常行为完全没有改变,没有受到社会经济进步的任何影响⋯⋯而中国社会最深刻的那个问题,那缺失的信任,仍然仿佛没有任何被修补的痕迹。
——活在那种每天都怕被人活吃了的压力底下,要经济发展有P用啊。我宁愿穷。


1月7号以后会正式到北京生活。也会开始猎工作。到时候再一起玩吧。:)
カレンダー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ー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12/07 Wayi]
[11/04 eversleep]
[11/04 eversleep]
[11/01 Wayi]
[03/24 ever]
最新記事
(08/25)
(07/01)
(01/29)
(01/11)
(12/15)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Eversleep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最古記事
(01/25)
(01/27)
(02/03)
(02/16)
(03/02)
Template by Crow's nest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