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1]  [2]  [3]  [4]  [5]  [6]  [7]  [8]  [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剧情开始往我当初对某未完文的世界观设定上靠,不过这次所有角色都是原创(真的?你也出息了?)。
PR

小小A允许我们看电影以后(。。。。)看的电影里,很喜欢今年的<Safety Not Guaranteed>。讲有个人在报纸上发了一条"寻时间旅行同伴"的小广告,一个实习记者去追踪的故事。当作科幻拖下来看了,结果发现是柔软的生活悲喜剧。这类的片子总能击中我的软肋呢,唉。为什么我会把这么一个鞋带成本票房未知的小小drama排在半年的推荐第一位呢,我的关键词,能不能不要永远都是"孤独"呢?

还有好萌好萌的<Moonrise Kingdom>。旧连环画一样泛黄的画面质感,每个镜头都美丽。Bruce Willies和Edward Norton能够在一起拍出这么纯真的东西,真想不到。

Batman什么的,自不必说。21世纪的经典三部曲就这么完成了呢。Nolan,谢谢你,给了我们一代人的英雄。


纯动作片里面,08年的<Taken>是我的第一推荐。全无拖泥带水的拉锯武打,无大型枪战和爆炸,甚至也没什么复杂剧情,却达到悬念动作的极致,两小时的秉息凝神咬手帕,极爽。

---------------



---------------

小小A下周过生日了。
现在已经可以扶站了,离开智利以前,应该可以走路。不禁感叹罗琳果然是母亲,哈利波特里面所有写到婴儿的地方细节都非常之精确。。。(为什么你会想到这个?)
如果小小A的生日礼物里也有飞行扫帚的话,他也可以在屋子里飞来飞去,让爸爸追在身后吧。

现在还不会说话--一般来说至少要一岁半,并这小家伙还要学三国语言--但我们确实发现,小小A心情不好想要人抱的时候,一定会说妈-妈-妈-妈,开心想玩的时候就会说爸-爸-爸-爸。。。所以爸爸是用来玩,妈妈是用来解决问题的么?

小家伙很喜欢音乐--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惊奇呢--托儿所的阿姨说只要一放音乐他就马上静下来听,然后很开心地跟着拍手和张嘴,好像他也想唱。很喜欢打小鼓。节奏感似乎好得很><月末我们要去托儿所给小朋友们表演唱儿歌呢。

万圣节的时候和小朋友们开了化装舞会,扮的是小狮子(FB有照片)。非常成功,大约过生日的时候也会穿这个吧。

-----------

最近工作忙疯,有一天做到了半夜一点。。。真是受够了。学了很多有趣的东西,不过,是时候该离开了。

每次要离开一段生活的时候,就很想写文。。。 记得在英国的时候发奋地写了某好长的小说,现在居然连备份都没有了(两年前电脑被偷以后忘记回大巴去找了,挠头)。现在又很想写,但我的发表恐惧症是越发严重了呢。连在别人的博上发个评论啥的,都胆战心惊。并且,果然也只是为了治愈离别的寂寞和未知的恐慌吧。一年以后估计也不会再翻开看。

但我的理想是可以写出像<Safety Not Guaranteed>那样的故事。可以藏起来,自己边看边偷笑和偷泪的故事,可以小小佩服自己一下的故事。写过的东西里,<Not Going Anywhere>算,<凝结尾迹>算,<So F What>算,别的都不大好意思再看了。岁数大了,人的ego不象年轻时那么禁折腾,想逗自个儿开开心,也不大容易。

卧病在家,清晨头痛失眠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曾经是写字的家伙么。

----
小小A越大越可爱,可爱得不行,粉丝相当之多。现在已经可以到处爬,拖着学步车到处跑,可以模仿不少动作,拍手,挥手,三呼万岁(哈哈),捡到手机会把它往我的耳朵上凑。会发很多的音节,说起话来仿佛懂得自己在说什么的样子,其实都是咿咿呀呀。

会说话以后要更可爱的吧,哎呀呀妈妈不能娇惯你呢可怎么办。

下个月就一岁了呀。日子过得可太快了。说起来我也快30了。是正经八百的中年人了呢。

在慢慢的找工作。也在想要不要freelance或者自己开个公司什么的。能做的事情好像挺多,点子和人脉都还有,细想起来又好像什么都很难,不如找个好公司打工安全第一(这年头哪里还安全呀)。直系亲属也并没有做生意(成功)的历史,对开公司的意见比较保守。
东北这边的传说,是做买卖最成功的是刑满释放人员呢。说是出了监狱就什么都不怕的,大不了赔掉银行的钱再给抓进去而已,所以敢冒险,于是risk premium就高⋯⋯(喂喂)
扯远了。

据(消音)说我这人的人品便如此:精力集中起来,小宇宙飙起来,能取得过后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成果;一旦被什么一打击消沉下去,马上变成百无一用还精神抑郁的宅。所以,还是不要闲下来的好吧,做点什么也都好。

要不要写文呢?:)
(鬼才要看。你现在中文差到宁愿拿英语面试⋯⋯)


----
Anathema这个乐队真美好啊。
虽然听他们的歌时,心口的烧灼感像是哭的时候一般,过后却莫名地很开心。是把抑郁抓出来烧掉了么?英国人是搞这个的专家呢,从Beatles开始就如此了。说起来Anathema也是Liverpool来的。当年我们去Liverpool看Beatles博物馆,冬天从早到晚都是暗黑的天色,想象不到还有比那里更令人抑郁的地方。是因为这个么?

好像有暖色的光从音乐里发出来一样的感觉呢。光明的声音?这算什么形容呢。

目前只听了<We Are Here Because We Are Here>和<Weather Systems>。很不同,但都很爱。


<Weather Systems>,这名字让我想起曾经写过的一篇东西,《凝结尾迹》。那算是给气象学和飞行的tribute。我对气象学一直有种莫名的亲近。从幼儿园时期每晚背诵天气预报开始。80年代的天气预报,印象中气象术语好多,在小孩子听起来就象好听的咒语。
有过一段热爱地理学的阶段。气团啊岩石啊植物带啊,连那些名字都觉得好美。也好喜欢飞机,喜欢看空军基地的飞机优雅地划过学校操场的天空。如果不是高中以后物理杯具了,也许大学会去考北航吧,学个航空气象,空气动力学什么的。不过只为了罗曼蒂克的目的去学工程,会死得很惨吧,笑。

以后再写什么,都用气象名词命名好了!


----
当然除了气象和飞行之外,另一个童年浪漫就是天文学。同样是因为可恨的物理而杯具了。
所以人生中的两个男人就一个是如果不是高度近视便会去考执照的飞行痴,另一个就是天体物理学家么。我怎么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捂脸,潜意识什么的真可怕呀。

中文的天文学术语可真浪漫呢。

说起来,A爸的未来老板,据说有个小女儿,叫紫微。
紫微星的紫微。
嫉妒死我了,为什么我就没想到给小小A取个星星的名字呢?不过考证下来,貌似Arturo这个名字也是来源于一颗星星,算碰巧了。这颗星星在中国的星图上叫‘大角’⋯⋯嘛,Arturo好听多了。

- 给我滚回去看06-07的博。不,给我翻到这个博3页以后看看你自个写的东西。给我试想想上哪个星球上去找那么好的男人。想想他值不值得你为了%“·¥事情去腹诽(想了10分钟竟连个例子都想不出来你到底在腹诽什么你自己都不知道么!)。你这没骨头的M,你这草泥马的M,那谁30分钟的负面评价(人家都没正经恐吓你)也能让你一直心理阴影了4个月到现在阴魂不散,你算什么成人啊。给我长大了!

- 我不能再screw up了。如果再screw一次,那就是screw小小A的人生。到北京的那一步,一定要走对才行。现在面前的选择,与背上的责任,与刚从商学院毕业的时候相比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了。

怕,怕有P用。对,你的心是知道的:你对quant感情复杂,你做到现在的动力其实只是治愈死文科生的数理阴影(读:我是文科但也会编程,耶),凭那种低动力高自卑感的状态,肯定爬不上去-》金融业靠这种程度的动力是混不下来的句号,而且最终要被正规军打倒自信还是要崩溃的。改去做其他research方向的东西你又嫌没有技术含量,做低技术含量的工作你早晚要insecure跑不了的中年危机。不管做哪个市场,你最终总是被宏观经济大方向地球人类未来吸引,总忍不住往十年二十年后去看(读作:死文科背景金融从业者综合症)。你去某心仪机构的网站上找QF的工作,结果对人家那个信用评级组(读:纯人文工作,modelling内容为零)的招聘广告流了半天口水!你到底想干啥!
决定,决定,决定。我要找到一个只有我的背景才做得来,并且真正给我热情和自信的工作。3年投行量化研究的经验,学过做过市面上几乎所有asset class,能用两国语言工作,我要是找不到个如上所述的工作,那不是亏大了么。
谁给我个建议好不好⋯⋯

因为是在换工作换国家的当口上,我知道只有等我真正找到了职业上的自己时,我才真正淡定得下来。
去听不同背景局外人的意见吧。也许我是身在庐山。

- 小小A7个月。继续开朗爱笑,基本能坐,小手已经非常之灵活(比如:能挖爸爸的鼻孔)。越发的帅。但是这个月生了好几场病,扶额。
A爸去巴塞开会了。很想小小A。在skype上看到那表情就觉得幸福。
我希望小小A长大以后能喜欢爸爸妈妈,能和我们交流。我不是那种最会哄小孩开心的类型,A爸比我强一点,但比我严厉///但从现在来看,他是感受得到我们的爱的。

在想我爹娘对我的教育,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因为无论怎么想都觉得娘亲已经处于最开明中国家长前1%的行列了。从小也几乎没有被打压过,走到哪里被夸到哪里,为什么还是这么自卑,为什么还自认智商低于平均,为什么还是无法驱散‘我不过是个充数的滥竽’的恐惧。也许是因为从小自知天分在文艺上,然后无法进入人文领域而为了吃饭进了现在这行。这三年,我试过了以硬着头皮做数理工作的方式治愈自己,做到现在被公认如何优秀,但即使如此也日日怀疑人家口中的优秀是否真心⋯⋯无论如何也觉得自己是滥竽。也许,我真的需要一个真正的改变,才能够自我原谅和满足吧。

果然让小孩子从小为自己做选择,才是正途吧。

另一点:很少被批评打压,但却从小感觉得到生活在被批评打压的威胁之中,因为当年娘亲对爹亲成年累月的精神打击也是满惨烈的,所以我看得到自己screw up后的下场⋯⋯所以她不批则已,只要一开口,对我就是几年的阴影,最终即使不情不愿也会认错(例:本篇日志开头⋯⋯)。我知道她不是故意而为,只是性格是如此强悍罢了,但结果是同样的。
我希望小小A能够信任我,希望我的批评不会伤害他的安全感和独立精神。妈妈相信你。妈妈会永远记得你婴儿时代善良的笑脸,那似乎可以包容世间一切的纯真。就算你有一天偏离了一点方向,你要记得妈妈相信的,永远。

小小A6个月。个子很高,健壮,脸蛋子胖作一团。
早前听说过混血的颜色会随着年龄变化,原来是真的。从3到6个月,小小A的眼睛由蓝色变成了铁灰,头发由黑色变成深金,肤色似乎也比刚开始深了些,你是要变全金属还是怎样。。。
上了托儿所,每天7个小时,在那里似乎很开心,每天一去就给所有阿姨派送微笑,非常会做人,嗯。
上班感觉还不错。记忆力比我想象中好太多,几乎没有忘记任何工作细节。因为客户那边效益不好,没什么项目,所以比生宝宝之前清闲很多[喂],每天按部就班地做事,学习,撞钟[。。。]比前两年舒服太多,连写博的时间都能有了。只有绝对工作时间依然太长,每天只得不到3个小时陪小小A,还多半是他从托儿所回来,又饿又困心情不好的时候。
但是妈妈现在要工作,去北京以后宝宝才有好日子过:)

-----

家庭主妇6个月的人生成就:

我知道方圆十公里内所有婴儿用品店的方位,所有蔬菜店和肉店的方位,几乎所有药店的方位。我认识医保办公室的大部分工作人员。我知道每条小街上有多少条减速带。
每天出门散两次步,上午11点那次,街上行人大多是(1)推孩子的家庭主妇(2)退休老人(3)保姆。智利这地方的保姆远比我之前想象的要多。年轻的,年迈的,都穿着方格保姆制服或者围裙。
知道每条街边的树种,知道哪条街上几点钟有最浓的树荫,知道所有漂亮的房子和花园的方位,看了慢镜头的季节变化,听了秋叶飘落的声音和被踩过的声音,听了晴天和阴天的潮声。

每天从早到晚和小小A在一起。陪他玩,逗他笑,照顾一切生活细节。我觉得自己尽到了全力,给他足够的关注的同时又给他独立的空间。

做母亲最恼人的一点,是自家的抚育方式这辈子都会不停地被各种过来人指指点点,从换尿片的方式到教育观。你的耐心基本都在宝宝那里耗尽了(养孩子是全世界最考验耐心的工作,句号),再听过来人们每天"你要给他念书!""你要给他吃蛋黄!""你要给他剃头!"。。。仿佛他们想拯救你的孩子于水火之中一样,简直能让你发疯。不过这些比起跟小小A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比起他甜蜜的微笑,简直不值一提。

----

人生呢,与小小A存在之前相比,自然有很多改变。

我这辈子,之前似乎从没有过一个超越一切的存在目标吧。当然,推着我向前跑的动力是有的,比如想看世界,比如想不断被激发灵感,比如想发明属于自己的幸福方程式[目前试用版本似乎运行平稳,不过更多测试还在后面?],比如想证明自己不是废柴[别看我,咱这代人谁敢叫板说没自卑心?]。。。。但所有这些,都没有重要到可以称作存在意义的程度。
小小A是我接下来20年的存在意义。
只要一日不迷失自我,我就要三省我身,准备好小小A所需要的答案。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ー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12/07 Wayi]
[11/04 eversleep]
[11/04 eversleep]
[11/01 Wayi]
[03/24 ever]
最新記事
(08/25)
(07/01)
(01/29)
(01/11)
(12/15)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Eversleep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最古記事
(01/25)
(01/27)
(02/03)
(02/16)
(03/02)
Template by Crow's nest 忍者ブログ [PR]